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奇怪的保安
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3-09 14:49:52 点击数:

奇怪的保安

  尽管车间只有两个人工作,我还是把所有能开的灯全都开了,求个心理安慰吧。

  开启了两台烘砂的炉子,车间慢慢的热起来。就把车间的大门放开了,但是工作的时候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往大门看去,总觉得稍不留神就会有什么东西钻进来,阿青本来觉得无所谓的,但是看我不停地看大门方向,他也跟着我看。

  可是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,阿青可能受到我的感染,也变得不自在起来。我们都有把大门关起来的想法,就商量了一下,去生产车间搬两个电风扇回来。

  我们拿着厂里的小手电就出去了,一到车间外边就感觉全身一冷,车间和外边的温差估计有好几度呢。微弱的灯光根本照不了多远,四周黑洞洞的,啥也看不清,只能看着脚下几米远,这坑爹的厂,买个强光手电能怎么滴。

  来到生产车间门口,门上挂着锁,阿青拿着手电给我照亮,我轻轻的推开了车间的门,寂静的夜晚,推门声是如此的刺耳。但是白天却那么微不足道。

  阿青刚把手电筒照向车间里面,一个白影子就从脚下窜了出去,吓的我和阿青差点叫出声来。又照了一下才发现是只猫,虚惊一场。

  阿青估计也被吓到了,嘴里骂骂咧咧的嘟哝着:

  “你大爷的,半夜不睡觉到这里干什么?石英厂还有老鼠给你抓啊?”

  说着还捡起一块石头,要砸它,猫灵活的躲开,直接向我们工作的车间跑了过去,我们顾不上它,小心翼翼的找个小板车拉着两台电风扇出来了,到门口刚把门拉起来挂上锁。

  突然就传来一声渗人的惨叫“喵呜............”

  又是那道熟悉的白影从我们工作的车间飞快的钻出来,并且经过我们毫不停顿的跑过去一直到了围墙边直接翻了过去。

  “我靠,什么情况,被什么东西吓得?”

  我问了一句。阿青也不知道。我们把装着电风扇的小车放在了门口悄悄的走到烘砂车间。偷偷的往里边看,希望能找到让猫惨叫的原因。但是灯火通明的车间里啥也没有啊。

  突然从对面门里慢悠悠的出现一道人影,由于车间外边是一片漆黑。屋里又很亮。所以一下子只能看到是个人但是却看不清楚什么样。我和青两个人吓得冷汗都下来了,我们还是悄悄的躲在门口,静静的观察者对面过来的人。

  终于,我们看清了这个人的样子。原来是保安啊,估计刚才就是他打猫的,我和阿青都松了口气,这时候才发现后背都湿了。我和阿青跟保安打了个招呼,就去外边把电风扇拉进来了,然后开始工作,保安并没有走。

  他留在车间里和我们聊天。我总觉得这个保安有点奇怪,但是我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,他似乎很喜欢和阿青靠得很近聊天。而且总是不经意的和我保持着距离。虽然他掩饰得很好,但是我能感觉到。

  我就郁闷了,我好像没得罪他吧。无所谓了,反正只是个保安,有啥用啊。我们继续聊着天,虽然他有点和我保持距离但是和我说话倒是挺勤的。

  一会聊这个一会聊内个,话也说不完了,一点也不像我在保安室里遇到的他,而且聊了这么长时间我和阿青都困了,他竟然一点倦意也没有,看到我和阿青困了,我仿佛看到他露出了欣喜的表情,这表情虽然一闪而逝,但我还是感觉的到,感觉怪难受的。

  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,他还是没有走,感觉今晚他就是来陪聊的一样。这时候,我又有了尿意,想到刚才的猫,我还真不敢出去尿,我就偷偷的走到了车间另一头的下水道那里,嘿嘿,顺着下水道盖板的小孔就尿了,一个不小心,尿了一手,(丢人啊)

  赶紧回去准备洗洗手,我回到保安和阿青的地方一看,阿青竟然睡着了,保安扶着他,我赶忙走上去问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睡着了,要不让他休息会?”

  保安回答我。我总觉得保安的语气里,有点不高兴的意思。我伸手过去扶阿青,保安不知怎么的不想让我扶,他伸手过来推我,刚好推到了我的手上,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好凉,人的手温度还可以这么低。

  没想到的是,保安的反应更激烈,一下子差点跳了起来,把碰到我的手拿在嘴边吹,就跟被火烧了似地。

  我心里骂了一句,至于么,我的手有那么脏?不就是上厕所没洗手么,再说了,尿到手上他也没看到啊。

  保安好像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一句话没说直接就走了,看着他的背影我有点莫名其妙,神经病嘛,不过话说回来,他走路的样子真不像七十多岁的老头。

  说也奇怪,他刚消失在车间门口,阿青就醒了,我说你怎么睡着了,就这么困啊。阿青也挺疑惑的,说

  “我就刚才你去上厕所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困啊,然后就睡着了,但是现在又不困了耶!”

  “保安呢?”

  阿青看了看四周,没看到保安,

  “他走了,妈的,估计有神经病。”

  “是挺奇怪的,这么热的天我们扇风扇都流汗,你看人家连电风扇都不扇也不流汗。”

  这是我又想起他的手好冰,但是也没说,和阿青扯了几句就继续工作了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,我和阿青下班了,这时候八点的太阳都比较毒了,我和阿青骑车到门口叫那个保安开门,(保安早上八点半才换班,所以还没走)

  现在我看这个保安就比较正常了,出于礼貌,我还是问了一句:

  “大爷,你的手怎么样了?没事吧?”

  保安疑惑的看了看我反问道

  “什么手啊?”

  我还想,你老真是贵人多忘事啊,

  “昨晚你跑去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弄的啊”

  “胡扯,我一晚都在保安室也没有出去啊”

  “啊...”

  我和阿青一脸的不敢相信,

  “这个玩笑你别开啊..大爷”

  阿青急了。

  “我自己晚上出没出去我不知道啊!”

  我们急了和保安争吵起来,保安直接带我们去看了录像,看了昨晚十点到十一点半的录像,只有我和阿青两个人,再也没有其他的了。

  出了保安室,我和阿青低头走到车子前准备回去,我突然看到了地上的影子,终于想起来昨天遇到的保安哪里奇怪了,在灯下...........他...........没有影子......一瞬间,一股冷意充斥着我全身,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......

  昨晚,我们遇到的到底是什么????????????????\

  到家以后,我就是在考虑,是不是该辞职了,最近我是什么情况,走哪都遇鬼啊,难道犯太岁了?反正夜班是不敢去了,坚决不去。

  爸妈也不在家,都出去工作了,我一个人洗漱以后就躺在了床上,顺便把房间门锁死,窗户外边正在建楼房,一大群瓦工一边工作一边说话,总之就是吵得不得了。

  平时的话我绝对要在心里骂几句。今天却感觉如此的安稳。人多,有安全感啊!

  我索性把窗户都打开,让声音更好的传进来,听着外边喧闹的声音,心情安静了不少,昨晚真的是熬了一夜,外边的声音虽吵,但我还是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一直到下午三点钟我被手机来电吵醒,我拿起来一看,是厂里的经理。我正想和他说呢,说我要辞职了。他先开口了:

  “萧东啊,今晚的夜班就取消啦,你别来了,还有今天的事我也知道了,我放你一天假,工资照发,你到了厂里也别乱说话,知道么?你后天来上白班,行不行?”

  “嗯,行,谢谢领导!”

  “嗯,那你休息吧,记住别乱说啊!”

  “嗯,再见”

  挂断了电话,我的心情又好了一些,毕竟我不想上夜班,也不怎么想辞职,毕竟我缺钱那,不过,领导说他知道了?是什么意思?难道保安告诉他的?

  正在胡思乱想呢,手机又响了起来,我靠,吓我一跳,我差点就把手机扔了出去。一看显示,阿青打来的。

  我接通以后,正要问他,他就先开口了,

  “你明天有空么?”

  “有啊”

  “明天上午请你吃饭,11点,大兵饭店,有事明天说!”

  “那行吧”

  “嗯,那明天见”

  挂了电话,我一肚子的疑问也没有得到解决,好在明天就清楚了,晚上父母回来,我也没有说别的,免得他们担心,只告诉他们厂里放假一天。父母累了一天,也没问什么,我就回房间休息了,玩了会游戏,便睡觉了......

  第二天十一点,我和阿青准时在大兵饭店的小包间坐了下来,这个大兵饭店就在我们厂附近,其实就是个小吃店,随便炒几个菜,上几瓶啤酒。

  两人就说开了。阿青给我讲了昨天他发生的事情。阿青居住的地方离厂里很近,不过他们村的人口很多的,叫做下江村。

  阿青昨天回家以后就一直觉得浑身没劲,提不起精神,脸色发白,黑眼圈也很厉害。家里人还以为他怎么了,马上要带他去医院。刚到路上,遇到了村里的马婆婆。

  话说这马婆婆可不是一般人。他可是下江村有名的仙奶,也是六十出头了,算起来也是阿青的亲戚,不过扯起来要挺远的。

  这个仙奶也是前几年才有名的,当时她还是普通人,得了癌症,并且到了晚期,医院都不治了,回家准备后事了。不料过了几天奇迹般的活了过来,而且越来越精神,还展现了她的仙术,为村里解决了一些灵异事件,现在附近的村庄,名声和口碑都是很不错的。

  她这正准备去薛庄看一户人家的小孩呢,据说受了惊吓,(下江村薛庄一路之隔)刚好遇到了阿青,看他面带煞气,印堂发黑,皮肤泛白,脚步虚浮,眼神空洞,四肢无力,无精打采......(好了,不扯了,这几句是我编的哈)

  总之马婆婆一眼就看出阿青有问题,问阿青最近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没?阿青的家里人也和马婆婆是熟人,见到马婆婆的表情就猜到是什么事了,医院也不去了,把马婆婆请到了家里,阿青就告诉马婆婆昨晚发生的事。

  马婆婆一脸凝重的表情。告诉阿青

  “小青啊,你算是命大啊,要是你同事上厕所回来晚点你就没命啦!”

  “啊?马婆婆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  阿青吓得脸都白了。马婆婆没回答他,又问了几个问题,

  “你那个同事多大了?结婚没?”

  “没啊,他才十八呢!”

  “这就对了,你遇到的应该是个小鬼,也是刚开始吸食人的精气,而且道行不是很高,夜里才敢出来,对童子身上的三味真火比较忌惮,而且你提到的那个同事应该是童子,并且你说他去上厕所,我估计尿手上或者裤子上了,并且回来后不知怎么应该碰到小鬼了,小鬼被童子尿的火气灼伤才逃走。不然你就玩咯,你这条命算是捡来的!”

  马婆婆一口气说完了。阿青则呆呆的,不知所措。阿青的父亲连忙问马婆婆,

  “三姐啊,你可得帮帮我儿子呀!”(农村一般化随便拉两个人都能扯上一点亲戚关系,马婆婆在家排行老三,再远一点,五百年前是一家嘛)

  马婆婆笑了

  “我能不管么,不过你也放心,小青没事了,但是这个夜班却是不能在上了,由于小青被小鬼吸了点精气,所以会比较虚弱,你们多弄点好的,给他补补就行,而且,最近不能夜里出门,更不能走夜路,一切等到七天以后就好了。”

  阿青的爸爸连连点头,表示记住了。马婆婆又拿出一个挂饰,让阿青带上,告诉他七天之内除了洗澡别拿下来,七天以后就好了,说完就走了。

  阿青的爸爸连忙跟了上去,肯定不能让人家白忙活啊,给钱还是怎么地就不清楚了。话说马婆婆走后,阿青总算清醒了一点,打了个电话给厂里经理,告诉了他这些情况,经理却比较平静,只是问有没有事,同时也提出给阿青放一天假,告诉阿青别乱说等等。

  阿青直接提出辞职了,并且提出多给五百块钱补偿,经理也没说别的,直接同意了,阿青就是上午去拿的钱,然后和我在这里吃饭的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我只能说,我震惊了...

  阿青告诉我,他昨天还听说这种事情厂里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只不过被厂里压了下去,告诉我如果回去上班,坚决不要在上夜班了,而且别乱说。

  我点了点头。阿青又继续说

  “东子,你前晚夜班的时候是不是尿手上了?”

  “嘿嘿,是啊”

  “我去,小大哥还有这好处,辟邪啊!”

  “那是,我现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。”

  我们两个又没心没肺的开起了玩笑。然后,阿青也告诉了我,马婆婆说了,童子尿只有道行不高的脏东西才会怕,稍微有点道行的根本就不怕,算我们命好吧。吃过饭我就回家了。

  不过回家的第一件事,我就找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瓶子,可以随身携带那种,密封也比较好的,嘿嘿,你想得没错,以后走夜路心里多少踏实一点了,随身携带辟邪神器----童子尿!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cpstory/39073.html
上一篇:把活人种在花盆里   下一篇:鬼书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