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洞穴魅影
首页 > 恐怖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3-30 20:28:34 点击数:

洞穴魅影

  一个颤颤巍巍的小孩躲在杂草中,他的名字叫廖凯,正被狠心的父亲和继母追赶着。

  廖凯看着眼前的洞穴,洞口成不规则的形状,四面被茂密的杂草遮挡着,如果不仔细看,一定不会发现里面的洞穴,一阵阴风从洞里吹出来,感觉有点冷冷的。廖凯向洞穴里张望了一下,一双发着亮光的眼睛注视着他,他不由得浑身颤抖,进去还是不进去,他的心里不断地挣扎起来,进去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,不进去后面他的父亲正拿着荆条四处寻找自己,被他抓住一定会被狠狠的抽打一番,比死了还要痛苦。

  “兔崽子!”廖凯的父亲廖祥一边寻找着廖凯,一边狠狠的骂着,手里的荆条“嗖”的一声打在边上的杂草上,那些杂草立刻从中间折断了,可见力度非常之大。

  “死鬼!还没找到人呢!你就出那么大的力气,一会儿找到了,你还有力气打吗?”说话的是个女人,她一头爆炸型的头发,一件粉色的短袖上衣,领口成大大的三角状,胸前的两颗山丘颤巍巍的就要蹦出来了,一件黑色超短裙紧紧的包裹着她的翘臀,腿上蹬着一双黑色的半透明丝袜,穿着一双十公分左右的高跟凉鞋,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,十分妖艳,乍一看上去犹如高富美一般,这就是廖凯的继母尹凤。

  “哼!小S货,一会儿看我抓到他一定要他知道什么生不如死!”廖祥咬着牙“咯咯”只响,廖凯在他爸爸的眼里连一条狗都不如,他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就算打死了廖祥都不会心疼。

  “呦!呵呵!你长本事了,刚才你怎么不把他直接打死,倒让他跑了,现在我们还要四处去找那个死小子!”尹凤的美眸瞟了一眼廖祥,露出凶狠的目光,根本就不把廖祥放在眼里。

  躲在草丛中的廖凯自然听到了这些,他心痛无比,伸手捂住头上的鲜血,血液从手指缝中慢慢的浸满了他的手掌,早晚都是一死,廖凯心里想到,又向洞里望了一下,那双眼睛还在注视着他,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恶意,到有一点怜悯的感觉,死就死吧,就算里面是什么野兽,吃了自己,也比在家里被他们打死的好,廖凯下定决心,拨开草丛一头扎进那个神秘的洞穴。

  “哗啦”一声,廖祥和尹凤自然听到了,“在那里!快!快呀!”尹凤露出满意的笑容,总算找到廖凯这个死小子了,自从廖祥娶了尹凤,廖凯就是她的玩偶,有活儿就让廖凯干,没活儿就打廖凯玩,要知道廖凯还是个12岁的孩子,他浑身上下已经有数不清的伤痕了。

  廖祥跑进草丛,尹凤在后面紧跟着:“妈的!这个死小子进到洞穴里了!”廖祥说着趴着地上,向洞穴里望去,里面什么也看不见,也没有廖凯的影子。

  “哼!”尹凤瞪着廖祥也趴在地上:“你真是个傻X,他现在进去了,一定出不来,看着洞穴都不大,一定没有什么出路,你进去把他给我抓出来!”

  “这!”廖祥看着尹凤,她撅着翘臀,两只玉手伏在洞口,向里张望着,胸前的春光暴漏无已,廖祥真想上去抓两把,没有尹凤的召唤,他是不敢怎么的,只是在脑海里想一下,要是从后面看,那不是“露底”了。

  “啪”看见廖祥色眯眯的盯着自己,尹凤恼羞成怒,狠狠的在廖祥的头上打了一巴掌,嫩白的小手变得红通通的,力道自然没的说。

  “你妈的!”廖祥瞪了一眼尹凤,随口又骂了一句。

  “你!你个混蛋,敢骂老娘!”尹凤更加生气,廖祥还没有这么的骂过她,最起码没有在她面前骂过,尹凤从廖祥的手里夺过荆条,恶狠狠的抽了一下廖祥:“滚!你给我滚进去,要是抓不到他,你以后别想在碰我一指头!”她一边骂着,一边站起来,一下子踢到廖祥撅起的屁股上,廖祥一个狗啃屎,半个身体已经进入洞穴。

  洞穴中廖凯正在奋力的向里趴,一会儿抹一下眼泪,一会儿擦一下头上溢出的鲜血,以前他的家不是这个样子的。廖凯本来又一个温暖的家,廖凯的爸爸廖祥和妈妈啸岚岚十分的恩爱,廖祥有自己的事业,一个不是很大的食品公司,公司里有二三十个工人,每天啸岚岚都会在廖祥睡醒之前煮好一碗豆浆和一块亲手做的面包,廖祥总是笑眯眯的对啸岚岚说:“你做的豆浆和面包真好吃,我永远都吃不够!”。

  啸岚岚也开着玩笑说:“你可不许在外面偷吃哦!”

  “额!”廖祥嘿嘿一笑:“有你在,我都吃得饱饱的了!”两人会意的笑着,廖祥轻轻地抱住啸岚岚的小蛮腰,在啸岚岚的额头上“啵”的一声亲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又抱起廖凯,一起亲亲起廖凯的小脸蛋,廖凯总是推开廖祥:“爸爸!你的胡子好扎人呀!”

  “呵呵!”廖祥和啸岚岚一起大笑起来,啸岚岚从衣架上拿起公文包递给廖祥,廖祥一边接住包,一边深情地望着啸岚岚,看着她玲珑的身躯,美妙的脸蛋,樱桃小嘴,白嫩的皮肤,朴素的上衣,水洗白牛仔裤衬托出她的两条修长的美腿。

  就会联想到他们在床上颠龙倒凤的情景,真是家有贤妻良母,总有点依依不舍的去上班。

  尹凤是廖祥公司里的一个普通的职员,因一向勤奋工作而被廖祥重用,升职为公司的副总,廖祥的食品公司在尹凤的帮助下,也是日进千金,廖祥心里明白如果没有尹凤的帮助,自己的公司也不会发展的如此迅速,一来二去,看着眼前的性感尤物,廖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,在一次公司的庆祝活动后,廖祥与尹凤在公司的办公室疯狂的发生了关系。

  事后尹凤告诉廖祥她要廖祥娶她,两人一起把公司发展壮大起来,开始廖祥还有些不同意,尹凤就与他划清界限,最终廖祥还是向啸岚岚提出来了:“岚岚!我觉得我们……我们还是离婚吧!”

  啸岚岚一边叠着衣服,一边微微一笑:“呵呵!你又拿我开心是吧!”说着转过身去,偷偷的抹去脸上的泪水,接着叠自己的衣服,廖凯站在一边,呆呆地走到啸岚岚的身边,伏在啸岚岚的腿上,慢慢的打起瞌睡来,等廖凯睁开眼睛时,他再也没有见过啸岚岚,取而代之的就是尹凤。

  尹凤自从嫁给廖祥,每天只要一见到廖凯就一点害怕,儿子长得像母亲这话一点不错,廖凯长得跟他妈妈啸岚岚十分相似,尹凤自然有些恼怒,留着这个死小子早晚都是个祸害,要是他长大了,自己也老了,早晚他都会知道是她害死了他妈妈,一定会找自己报仇的。

  尹凤开始实施她的阴谋,四处刁难廖凯,只要廖祥不在,廖凯就要擦桌子扫地,只要一停下来,尹凤上去就是两巴掌,廖凯放声就哭,尹凤趁机抓一把盐直接撒进廖凯的嘴里,屡试不爽,丧尽天良。

  人算不如天算,总算又一次被廖祥发现了。廖祥去公司开会,忘记了带一份文件,回家来取,正好撞见尹凤正在孽待廖凯,看见廖祥回来了,廖凯本以为自己会得救,毕竟是亲生骨肉,谁知廖祥连个屁都没放,拿着文件往公司去了,连尹凤都惊得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了,廖凯更是悲痛欲绝,本以为廖祥会痛斥尹凤一番,没想到他却一声不响的走了,这还是疼爱自己的父亲吗?

  尹凤更加放肆起来,对着廖祥也大肆的孽待廖凯,有时整天不让廖凯吃饭,小孩子睡觉有时会打迷糊,放声大哭起来,开始只是尹凤打廖凯几巴掌,廖凯就不敢哭了,再后来尹凤的几巴掌显然是不管用了,廖凯还是哭个不停,廖祥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两个荆条,只要廖凯晚上一哭,廖祥和尹凤拿起荆条就是几下,廖凯没穿衣服,身上立刻就会出现几条血淋巴。廖祥和尹凤倒是打上瘾了,每天不打廖凯几下,就睡不着,时间一长,廖凯浑身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肌肤。

  廖凯眼里含着眼泪,还是向那双眼睛爬去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洞穴也明显的大起来,他站起来走向那双眼睛:“啊!妈妈!”洞穴里透出一些亮光,那双眼睛正是啸岚岚的。

  “小凯!”啸岚岚也喊了一下,她梨花带雨的痛哭起来:“不要过来,孩子!”

  “妈妈!我好想你呀!”廖凯很听啸岚岚的话:“呜呜……妈妈你去哪里了,我好想你呀!呜呜!”廖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放声大哭,他真的想立刻扑进啸岚岚的怀抱了,哪怕只哭上那么一小会儿都行,但他更听啸岚岚的话,她不让自己过去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廖祥和尹凤也钻进洞穴里,他们一边望趴着一边聊着:“喂!死鬼!”尹凤对廖祥说:“这里面不会是个古墓吧!”

  “嗯!有可能,那个死小子说不定会带给我们一笔巨大的财富,嘿嘿!”廖祥也想到说不定会是古墓,在弄点陪葬品什么的,那就发了,说着他回头看了一下尹凤,啊!尹凤身后有个人影,是个穿着类似古装的人影,手里拿着一把武器,向尹凤爬过来。

  尹凤整想着发财,顶到廖祥的屁股,很是愤怒,抬头看到廖祥面色惨白的看着后面,有什么不对劲吗?她也回头一看,那个人影离自己只有两米来远了,她使劲打了一下廖祥:“快跑呀!你个天杀的!”

  廖祥被尹凤一打,马上醒悟过来,使出吃奶的力气快速向前爬去,尹凤被吓得浑身颤抖,连爬的力气也没有了,她惊恐地看着那个人影,爬到她的身后,她瘫坐在那里,身后那人影已经举起手里的武器,向尹凤砍了下来,尹凤现在已经看清,后面的家伙穿着一身古代武士的盔甲,脸被一块黑布蒙着的,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,手里一把60公分左右的短剑,已经出鞘向她砍来。

  “啊!”尹凤大声的喊叫着,那把剑还没有砍到她,离她还有2公分距离,尹凤已经吓得脾脏破裂,顺着嘴角流出血来,两眼睁得大大的,“噗通”一下瘫倒在地,已经断了气,她被活活的吓死了,那个黑影也随之消失。

  前面的廖祥听到尹凤的叫喊,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,继续向前爬着,一头撞在一块石头上,脑袋开花,用手一摸全是血,他看着自己的手,从手缝里看到一条穿着水洗白牛仔裤的美腿,怎么那么像,他当然记得了,这就是啸岚岚临死时穿的那条裤子,他慢慢的抬起头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让他更加惊恐地是啸岚岚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的面前,没有眨一下眼睛,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,像个活生生的雕塑一样:“岚岚!是……怎么是你!”廖祥声音颤抖。

  “哈哈!”啸岚岚大笑起来:“你还记得我呀!”那声音及其的恐怖,倒是一边的廖凯还在抹着眼泪。

  啸岚岚加一件黑色的风衣慢慢的搭在廖凯的头上:“小凯!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,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,这是我和他的事情,你不要揭开风衣,知道吗?”她紧紧的抱住风衣,廖凯被风衣遮住,看不到外面的一切,他总是那么的听妈妈的话。

  啸岚岚猛的一回头,美妙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,浑身浮肿,满身出现了青蛙疙瘩,廖祥更加害怕,眼前的那里还是啸岚岚,分明就是一个浑身长满疙瘩的怪物。

  “岚岚!你……”廖祥后悔起来:“看在小凯……小凯的份儿上,你饶……饶了我吧!”他乞求着啸岚岚。

  “畜生!你还有脸提小凯,你是怎么对待小凯的,混蛋!你忘了吗?”啸岚岚怒吼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廖祥已经害怕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啪”啸岚岚身上的疙瘩一下子像爆炸一样破裂了,脓水从疙瘩里流出来,溅的廖祥满身都是,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尸虫,对,就是尸虫,尸虫一般不会袭击活人,如果有人控制的话,它们能够在几分钟内,将人的尸体嗜食的只剩下一堆骨架,这些尸虫是啸岚岚尸体里的,自然啸岚岚能够控制,在廖祥身上的尸虫来回蠕动。

  廖祥伸手想把这些尸虫拍打掉,手刚接触到,就被尸虫要了一下,再看手掌已经肿胀起来,伤口慢慢的变成褐色,像是老人斑一样扩散开来。

  “啊——”廖祥惨叫起来,无数的尸虫已经嗜食起来他的身体,他表层的皮肤上尸虫蠕动,向他的身体里钻去,还不能用手拍打,只能在地上打起滚来:“小凯,救救爸爸!救救爸爸吧!”

  黑色风衣下,廖凯不是没有听到廖祥的叫声,是他已经恨死廖祥了,他害死了妈妈,还要害自己,这样的爸爸还需要救吗?

  “岚岚!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廖祥翻滚到啸岚岚的面前,忍着剧痛,跪在啸岚岚的面前,他不顾啸岚岚也是满身尸虫,浑身散发出浓烈的恶臭,腐化全身的脓水,他抓住啸岚岚的手:“我错了,我知道我错了,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吧!啊!”

  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要知现在,何必当初!”啸岚岚面前廖祥应经慢慢的低下头,无声无息的跪在那里,像是在赎罪,他的全身已经被尸虫嗜食的只剩下一具下跪的白骨。

  啸岚岚转换成原来的摸样,揭开风衣,她看着可怜的廖凯:“小凯!妈妈对不起你!”她现在真的好想摸一下廖凯的脸,但是她不能,她身上的尸虫尝过活人后,就不能再接触有肉体的生命了,不管是什么只要一接触,就会被尸虫顷刻之间化为一堆白骨。

  “妈妈!你不要离开我了,我不想你走!呜呜”廖凯知道他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妈妈了,伤心至极。

  “小凯,妈妈不能陪你了,你要是想妈妈了,就看看妈妈的照片,妈妈也会想你的!”啸岚岚真的不想在离开这个可怜的孩子,人鬼殊途,不是她能够主宰的。

  “儿子!保重!”啸岚岚猛的用风衣包住廖凯,用尽全力,将廖凯推出洞穴,梨花带雨打湿了她的粉面。

  “妈妈!”廖凯被巨大的推力,抛向洞口,他还是大声的喊着妈妈,深情的望着啸岚岚,泪流满面。

  廖凯朦胧的睁开眼睛,那个洞穴已经不复存在,留给他的只用啸岚岚的一张满面春风的照片,一直在激励着廖凯。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kbstory/39733.html
上一篇:夺命魂衣  下一篇:金鬼婴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