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鬼事连篇之幽灵鬼船
首页 > 校园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3-30 20:28:20 点击数:

鬼事连篇之幽灵鬼船

  清晨,天空中晴空万里,烟波浩淼,水面清澈,四周布满了一望无际的芦苇荡。

  远远望去,水面上的芦苇略有一人多高,呈青绿色,在其上面是洁白的毛茸茸的芦花。微风吹过,芦苇随之摇曳起伏,呈现波浪状,甚是好看。

  纵横交错的芦苇荡的深处一只大雁从里面“哗啦啦”的飞了出来,冲向晴朗的天空,一时间平静的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。

  “真是好一派美景啊!”一条小船从芦苇荡里划了出来,船上面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船头上双手叉着腰感慨式的说着,只是怎么看都有些装深沉的样子。

  他叫初发,是一名作家,他为寻找灵感而来,一同而来的还有他的两个朋友,一个叫司天河,另一个叫森然,与初发不同的是,他们两人只是来此游玩的而已。

  初发叉腰的姿态并且装深沉的话语引起了两人的鄙夷,司天河实在看不下去了,打击似的说道:“只可惜如此佳景却被某君的形象破坏喽”。

  “对,司兄所言甚是”森然接过了话茬,生怕错过了对初发的打击。

  初发讪讪一笑,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怎么教了你们两个损友”。

  两人几乎同时伸出中指朝初发比划着,初发撇了撇嘴,无话可说。

  时间飞逝,不知不觉间已是下午时分,小船已经行驶了大半的水域,眼看将要行至终点,三人也失去了最初的兴致,招呼着划橹的船夫回去。

  行至中央区域时,一向眼尖的初发指着离小船不远处一物体大喊道:“看,那是什么”。

  本已有些睡意的司天河和森然被初发一嗓子惊醒了过来,两人不约而同的顺着初发指的方向看去,由于距离有些远,看那物体形状好似方形物体。

  等小船划至那物体面前时,三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褐色的正方形盒子漂浮在水面上,初发将那盒子捞了起来,盒子很轻,也难怪会漂浮在水面而不下沉。

  三人仔细的打量着这方盒,做工精致,精雕细琢,左侧刻龙,右侧刻凤,看上去有些年代了。

  正当三人考虑要不要打开盒子时,划船的船夫,一脸的惊骇的说道:“快把它扔掉,不然我们会死的”,他好像对这东西很害怕似的,脸色变得很差。

  三人不由得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船夫,那年轻的船夫见三人有些不相信自己,顿了一下说道:“具我祖辈传下来的遗嘱所知,清朝年间,曾经有船只在此被水匪所劫,那些劫匪在抢劫了船只以后残忍的将船上的所有的人杀害,那船怨气滔天,滋生出冤魂。而你们拿的那盒子是那船上唯一值钱的物品,据说有这盒子出现,那只船也随即凭空出现,就像幽灵一样,而接下来将会发生让人始料未及的事情,便会因此而丧命,而那船也因此称作幽灵鬼船”。

  “可是我们并没有碰到有其它的船只啊!”初发适时的插口道。

  那青年一时语塞,顿了一下说道:“这也是我有所疑问的……”。

  “兴许时间久了,那传说已经失灵了”司天河接话道。

  森然说道:“也许根本没有的事,是你祖先杜撰的”。

  “这....我也不太确定,只是祖先传下来的,村里人都知道,也许真的是谣传”这青年竟也有些不确定,一度怀疑祖先所传是否属实。

  谈话间天色骤然突变,本是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,远处嗡嗡的闷雷声在天边响起,霎时间乌云遮天,这预示着即将要降雨。

  “糟糕,今儿个出门没看黄历,天色突变,这是要下雨了”初发说道。

  “靠,这破天,我们要淋在路上了”司天河说道:“这可怎么办,我们没带雨具啊!”

  那青年却脸色发绿,直勾勾的看着前方,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前方颤抖的说道:“它...它真的来了,那只船来了”。

  初发三人不由得看去,竟看到一条比这小船大十几倍的客船直直的向他们所在的小船撞来。

  “快下水……”那青年船夫边喊着边纵身跳下了水,他常年住在水边,熟悉水性毫不迟疑地就跳了下去。

  初发他们就不一样了,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船已经撞了上来,就像幽灵一般突兀的出现,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船撞来。

  “这下完了”初发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.....。

  也不知什么时候初发悠悠的转醒,四处张望之下,初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,而且好像是在房间内,好像是在船舱,看情形似是在某条船上。

  我这是被人救了吗?司天河和森然呢?他们两个该不会出事了吧!

  初发猛的起身,几步出了房间,刚一出房间竟碰到了匆匆赶来的司天河和森然,他们两人正一脸焦急的赶来。

  经过他们两个的描述初发才得知,原来在那条船撞来时,初发当时就昏迷了过去,幸好司天河和森然反应及时,就在那艘船撞上的时候,两人拉着初发跳下了小船。

  然而也正是因为小船被撞烂,而初发又陷入昏迷,那段水域又太过宽广,一时之间无处可去,司天河和森然拖着初发就爬上了那条大船,离奇的是船上并没有人。

  安置好初发,两人对这艘船又查探了一番,确定船上无人后,两人觉得这极有可能会是那青年说的那条船,情急之下两人匆匆赶回想要将初发弄醒赶快离开此地。

  初发得知这艘船就是那青年所说的那条船后,心有余悸,如那青年所说属实,那这艘船就是不折不扣的幽灵鬼船,不然又怎么解释它的突然出现,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撞上他们的小船,想到这初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。

  “我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,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”司天河因为这未知的恐惧,说话的语速非常快。

  初发接话道:“可我们能去哪,恩,森然呢”。

  “森然……”司天河转头看去,森然竟然不见了,“刚刚他不是在我旁边吗?该不会是……”两人脸色刹白,几乎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  “我们快走”惊骇的两人急速的向船舱外跑去。

  “等等我,你们干嘛去”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  两人回头看去这不正是刚刚消失的森然吗?两人长吁一口气。

  “你刚刚去哪了,我们刚刚还以为你……”

  “死了是吧!靠,有这样咒兄弟死的吗,我只是上了个厕所而已”没等初发把话说完,森然插话说道。

  “好了,不管怎样你安然无恙就好,我们快离开这吧!我总觉的这里阴气森森的”司天河说道。

  森然接话道:“可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离开此船去哪,游泳回去吗?对了,初发你会游泳吗?”

  初发挠了挠头说道:“这个…狗刨算吗”。

  “好吧!我们游泳回去”森然说道。

  司天河插话道“好了,你俩不要打趣了,离开这条船是肯定的了,我算过河的宽度,由于这条船几乎是在中央区域,从这条船下水后到岸边应该需要几百米之长,以我们的水性到达岸边应该是很容易的”说着看向初发,意思是你行不行。

  初发皱了皱眉说道:“靠,你这样看我干嘛,你们都行我能不行吗?”

  接下来三人快速的往船舱外奔去,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三人的眼前闪过,正在奔跑的三人一惊,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刚刚…那是什么…”初发心中狂跳不已。

  “我…我怎么知道”司天河说话有些颤抖。

  奇怪的是森然反倒没那么害怕,他催促的说道:“你们还磨蹭什么,还不快跑”。

  在森然的催促下,三人又继续往外奔去,司天河和初发却没发现此时的森然与平时的胆小大相庭经,甚至有些出于反常。

  等跑出了船舱,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,他们的眼前竟是成堆的白骨与腐烂的腐肉,一股酸臭味顿时扑面而来,三人顿觉胃中翻江倒海,急忙捂住了口鼻。即使是捂住了口鼻,也还是忍不住呕吐连连。

  司天河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对,开口道:“我们上船时,似乎并没有这些令人作呕的白骨和腐肉,这一切似乎暗中有人在操控”。

  正在这时,森然拍着手阴笑道:“司兄真不愧是公司内的总裁,这么快就猜到了这事情的不同寻常,不错,这一切是有人暗中操控,那个人就是我”。

  “竟然是你,你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”司天河有些愤然的道。

  “为了什么,这一切你会不清楚,难道你忘记了颖帧吗?她本应该和谁在一起的,都是你抢走了她”森然更加愤怒的道:“当然,这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颖帧已经决定重回我的怀抱,你的公司她是有股权的,只要你一死,颖帧,你的公司都会属于我”说完森然竟仰天大笑。

  “那这幽冥鬼船……”初发有些疑惑的问。

  “你是想说它是怎么来的,这还不容易,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随便找个人扮作船夫,然后再杜撰些故事,虽然你们开始不相信,现在不是相信了吗”森然知道他们两个绝迹逃不掉,索性和盘托出。

  “你好狠的心啊!枉我们拿你当兄弟”司天河咬牙愤然说道。

  “兄弟,兄弟值几个钱,实话告诉你,一开始我接近你,就是为了今天”说完他打了个响指,骤然间,十几个黑衣人从四周闪现而出。

  接着森然阴阴的说道:“这都是我暗中训练的杀手,每次出手杀人无往不利,你面前的这些腐肉就是例子,念及曾是兄弟的份上,我劝你还是自行了断,免得自讨苦吃”。

  顿了一下又说道:“至于初发,你本不必死,不过你既然知道了这一切缘由,哼哼,你也一块去死吧!”

  只是他的一番说辞并没有让初发胆怯,初发像是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他,而司天河根本无视他的存在,反而异常的平静。

  “好吧!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无情了”说着挥手让其手下动手。

  而就在此时,意外发生了,说是迟那是快,刚刚手无寸铁的初发不知何时手中竟多了两把手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先动手,霎时间枪声响起,几分钟后,十几个黑衣人竟纷纷倒在血泊中,而初发毫发未伤。

  森然惊疑的看着初发,张了张口却未发出声音。

  司天河看着森然呵呵一笑说道:“很奇怪是吧!让我来告诉你,你的一切计划我们早已获知,至于怎么知道的,那也是颖帧,她的一切行踪我了如指掌,就在几天前她在我的逼迫下将你的一切计划都告诉了我”。

  略顿了一下又说道:“至于初发,你以为他只是作家这么简单,他的真实身份便是我的贴身保镖,没有任何人知道,除了我”。

  森然顿时无话可说,此时的他一脸的颓废,缓缓的说道:“败了,完美的计划竟然败于一女人之手,你们动手吧!”。

  司天河朝着初发挥了挥手示意它动手,初发缓缓的抬起了枪,“砰....”枪声响起,倒下的却是司天河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司天河手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有些惊疑的看着初发。

  森然缓步走到司天河的面前说道:“不敢置信对吧!让我来告诉你,我们早知你心机深沉,肯定会识破我们的计谋,我们之所以做这一切,正是为了麻痹你,让你疏于防范。至于初发,不好意思,其实他是我的属下”。

  得知这一切之后,司天河看着初发仰天长叹,悲愤的道:“枉为对你那么好,原来我是养了一匹狼啊”,说完口吐鲜血,整个人半跪在了地上。

  森然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司天河你心机深沉又怎样,你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上,”说完仰天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砰……”一声枪响,正中森然的后心。

  森然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去,开枪的正是初发。

  没有等森然开口,初发抢先开口冷冰冰的说道:“坦白的告诉你,颖帧喜欢的是我,这一切也正是我们事先计划好的”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已经躺在船板上的司天河大笑道:“森然,你跟我一样的都是傻蛋,筹谋一时,竟做了他人的嫁衣”。

  森然愤然的骂道:“你个无耻的叛徒……”。

  “骂吧!你们死后警察问起的时候,我会告诉他们你们是互相开枪致死”说着初发双枪齐发分别射向两人。

  两人死后,初发用手绢擦拭着手中的手枪,以便抹去自己的指纹,将两把枪分别放到两人的手中。

  然而就在他在忙于这一切时,一个人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后,他却并不知道。

  直到那个声音响起:“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啊!”

  初发猛然转头,“是你”站在他面前的赫然是那年轻的船夫。

  那年轻船夫淡淡的笑道:“上次没有介绍,介绍一下自己,鄙人壮丰,正是这艘船的主人,而这艘船的名字,之前曾介绍过”。

  初发猛的想起了什么,陡然打了个激灵,随即脱口而出:“幽…灵…鬼…船…”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xystory/39685.html
上一篇:牛舌  下一篇:灵体WLAN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